曲靖新闻网

《今日牛栏江》之一八水入嘉丽 汇成牛栏江

发布日期:2019-12-13 10:10:53文章来源:曲靖日报

弥良河。

弥良河。

嘉丽泽海拔洪痕石刻碑。

嘉丽泽海拔洪痕石刻碑。

热情好客的李小兵和松坡桥。

热情好客的李小兵和松坡桥。

松坡桥石刻碑。

松坡桥石刻碑。

上游大大小小的水库之一葛根塘水库。

上游大大小小的水库之一葛根塘水库。

牛栏江——滇池补水工程投入运行五年来,源源不断的牛栏江水从百余公里外的德泽水库奔涌而来,在盘龙江入口的人工瀑布公园与昆明人民见面,从此,结束了滇池作为昆明城市生活水源的历史。汇入滇池的牛栏江水有效改善了水质,滇池水质由2016年的Ⅴ类提升至IV类,是30年来最好水质。

这条发源于寻甸县境内,流淌在我们身边嵩明、马龙、麒麟、沾益、宣威、会泽、巧家、鲁甸、昭阳和贵州的威宁县境,在昭阳区田坝乡麻耗村注入金沙江的牛栏江,现如今生态保护治理情况如何?近期,曲靖市社科联组织了《牛栏江生态保护和治理研究》课题组,记者跟随专家沿牛栏江源头开始,对流域进行田园式调查,从而有了这组《今日牛栏江》系列文章。

据史料记载,牛栏江发源于果马河。为此调研组一行沿果马河上游寻甸县金所乡烂泥箐奔去,在片山林里每个山箐都有泉水流出,然而,当我们四处打探果马河源头之水无果之时,从当地老百姓口里得到另一种关于牛栏江源头的说法“八水入嘉丽,汇成牛栏江”。于是,我们把目标转向嘉丽泽上源的8条河流。

历史上嘉丽泽一个40平方公里的浅水湖泊,弥良河、果马河、普沙河、对龙河、杨林河、匡郎河、天化河、白丁河等河流从不同方向流入嵩明嘉丽泽,最后并流成车洪江。在牛栏江镇海潮村我们见到了《嘉丽泽海拔洪痕石刻碑》,石刻碑清楚地记录了清末光绪至民国期间(1892-1942)嘉丽泽水面涨水时期的海拔高度,是判断当时湖泊水面的重要依据。明清以来,随着坝区内人类活动的不断加强,耕地面积不断扩张嘉丽泽水域的不断萎缩,到了20世纪70年代,嘉丽泽地区最终完全被开辟为耕地农田。

这一天,我们来到嘉丽泽弥良河与天化河交汇处的松坡桥,寻找松坡桥石碑,遇到在热情好客的李小兵,38岁的李小兵告诉我们:他的童年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这些河道里游泳、钓鱼度过的,这些年,河道周围建了些工厂,水质有很大污染,鱼虾也没了踪影,他儿子这代人更没有机会享受下河游玩的乐趣了。原来的松坡桥是木桥,1958年改建为钢混结构桥梁,仍称松坡桥。他曾经在桥墩上见到一块有字的石块,不知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石碑。于是他划船把我们带到桥下,嵌于松坡桥东侧桥墩上的石碑布满泥浆,洗净泥浆碑刻正中阳文“松坡桥”三个大字露了出来。民国2年,经常遭受水灾的民众强烈要求治理嘉丽泽,引起云南都督府关注,都督蔡锷1913年视察小新街到嘉丽泽的泄水河道后,提出加宽加深改直河道,让夏秋季洪水能向牛栏江畅泄。当视察到弥良河与天化河交汇处时,见行人车马受阻,他提出这里应建桥梁,以利通行。蔡锷一言九鼎,不久于此处建木桥,以蔡锷的别名取名“松坡桥”。

五十年代中期开始,针对嘉丽泽自然地理情况和历史水灾分析研究,制定了以蓄水为主的指导思想,在每条主要支流的上游修建了大大小小的水库,控制了嘉丽泽水灾泛滥。

如今的嘉丽泽高原水乡,一条条河道畅通无阻,一座座桥梁把湿地、田园、村落连为一体,有效的生态利用、恢复和保护使牛栏江上游嘉丽泽更加美丽。

(作者:本报记者杨学荣文/图)

编辑:钱品瑞

曲靖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