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靖新闻网

捉蚂蚱

发布日期:2019-12-27 14:42:22文章来源:

贺娟

第一次捉蚂蚱,那得是30年前的事。由于没到上学年龄,妈妈把我送到了黄泥河的外婆家。在外婆家让我体会了很多的第一次:第一次用蜘蛛网捕蜻蜓,第一次在割完稻子的田里捉蚂蚱,第一次手牵手下到湍急的河里玩耍,第一次知道了鸡嗉子这样的野果,第一次躺在漫山遍野的菜花里仰望蓝天,那样惬意、自在的第一次至今难忘。

在外婆家每天跟着隔壁的几个姐姐疯玩,捉蚂蚱是那时候最喜欢的事。一蹲一跳一只蚂蚱就到手,再将捉到的蚂蚱用一根草穿起来,割完稻谷的田里蚂蚱太多,只要认真捉,每天都是满满的收获。当然,我们捉到的蚂蚱绝不是为了拴在一根草上成一串的玩耍,而是做成一道美味佳肴犒劳自己。这个美味佳肴无需过多的佐料,只要一点盐、一个辣椒和一个火炉子。制作过程也很简单,只要将辣椒掏空,把摘捡干净的蚂蚱肉塞进辣椒里洒点盐,放进灰灰的火塘下端慢慢烤,待辣椒烤得焦黄变了颜色后就可以吃了,又烫又香的辣椒让我们爱不释手,左手右手轮换着拿,待冷却后才一口地塞进嘴里,烤熟的辣椒已没有了辛辣,只有纯天然的鲜美味道在嘴里回旋,现在想起只知道那个味道非常好吃,却再也找不回那个味道的感觉。

时过三十载,一个周末老公提议带我们去捉蚂蚱,我和孩子们高高举起双手表示赞同。孩子们是因为他们从未感受过捉蚂蚱的快乐,而我是因为想要寻找儿时捉蚂蚱的记忆。三十年后的我还是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,帐篷、火炉、瓶子、食物,各种野外露营的工具和口粮在半小时内就准备完毕,出发前我叫上了妈妈,因为妈妈才是个最喜欢户外活动的人。

驱车前往,没多久,我们到了回隆收费站旁,一眼望去稻田连成片,虽然不是收获季节,但淡淡金黄的稻子已弯下腰,很是惹人喜爱。为了不影响农民伯伯的稻子生长,我们没有去稻田里捉,而是选择在稻田旁边的一块空地上搭帐篷,前面是清澈见底的小河水,后面是绿草茵茵的绿草地,头上还有游走的蓝天白云,这样的黄金地点还真是露营的好去处。我和妈妈是个性子急的人,下车后直接拿着瓶子奔向草丛。阳光下的草地被照得闪亮,阳光下的蚂蚱很是厉害,一飞就好几米,一跳就连续跳,我这样的眼力总是跟不上它们的步伐,捉了大半天只是二三十只的量。远处的妈妈就不一样了,从中午到傍晚没有停歇过,一直在草丛里找啊、捉啊、跳啊,她一个人捉了半瓶多,比我和老公两个人的量还多。妈妈告诉我:蚂蚱怕冷,天气稍微凉的时候它就不会这么跳了,捉蚂蚱不是跟着蚂蚱到处跑,而是用眼睛瞄准蚂蚱落点眼疾手快地将它捉住。原来妈妈才是捉蚂蚱的行家。

不知不觉已到傍晚,红红的斜阳照在身上已没有多少热度,凉凉的秋风让大家都多了些凉意。为了尽快完成蚂蚱的烹饪,我和妈妈加快速度做着蚂蚱摘捡工作,翅膀、尾尖、头部都是需要摘掉的部分,剩下的肉全部可以食用。由于环境限制,我们只能选择方便简单的方法,那就是油炸蚂蚱,虽然没有了小时候的土味,但味道还是不错。出锅了,出锅了!孩子们听到出锅,争先恐后地跑到小锅旁,即使锅里很烫,他们也直接用手将蚂蚱一个个地喂到嘴里,津津有味地嚼着。

秋风起、天微凉,在夕阳下,一家人团团围坐享受着蚂蚱的鲜香,享受着大地馈赠的芬芳,这样惬意的周末还真是让人回味。就如妈妈所说,吃蚂蚱其实是在吃从前的记忆,吃小时候的味道。是的,对于妈妈和我,这是对陈年往事的一份记忆和念想,不知道几十年后,孩子们会不会将今天的经历留在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中,还会不会和我一样去回味那些陈年往事,还会不会回味那些带着稚嫩和纯真的幸福,回味那时候一家人围坐一堂的其乐融融。

编辑:孔令军

曲靖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