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靖新闻网

故乡的雪

发布日期:2020-01-03 14:39:25文章来源:

于俊荣

前几天会泽下了点儿雪,然而它们大多落地即化,只有屋顶上、草地上,还有远处的山上铺着薄薄的雪,甚是美丽。可惜这样的美景难以长久,很快便消失了。这几天会泽天气晴好,碧空万里,这倒令我倍加怀念北方的雪了。

在北方,一年之中,从十一月中旬下雪至次年三月化雪,雪几乎要陪伴我们半年时间。去年寒假,我回家过年,有一天早晨起来,母亲告诉我外面下雪了。我急忙穿了羽绒服,戴上帽子、围巾和手套,走出门去。走在路上,我看到地上、屋檐上还有树上全都是雪,粉妆玉砌,如梦如幻。天阴沉着脸,大片大片洁白的雪花袅袅婷婷地从天空中飘舞下来,此情此景真可谓“不妆空散粉,无树独飘花”。走到田边,放眼望去,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,好一派壮美的北国风光!

看着眼前熟悉的雪景,我的思绪穿越时空,回到了过去。小时候,由于冬天路滑,我们都要走路去上学。早晨天还未亮,就有同学来喊我了。我们常常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儿,走去上学,走着走着,天就亮了。由于要赶时间,我们的步子迈得很快,加之早晨雾气浓重,不一会儿,我们的眉毛、睫毛还有额前的头发就白了,正如微信朋友圈里流行的那句话:“在北方的冬天,只要一起在路上走走,就能一路到白头。”

“只知逐胜忽忘寒”,当我回过神来,寒冷的空气早已侵袭全身。雪景已经赏得差不多了,我便一路小跑着回家。

“须晴日,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”。第二天,天晴了。我走在路上,道路两旁的树上依旧雪白,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微风袭来,树上的雪飘落下来,闪着点点银光。在不知不觉中,我又忆起了那旧日时光。

那时候我们在农场上学,我家住在连队上,而学校在场部(农场中心),走路回家需要一个小时左右。有时候雪停了,天也放晴了,我们放慢脚步,一边走路一边欣赏美景,一路上说说笑笑。回家的路上,灿烂的阳光洒下道道金光,天空呈现出淡蓝的颜色,地上厚厚的雪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。路边有很多树,树叶早在深秋时节就落光了。树枝上的积雪晶莹透亮,好像给树披了一件白色的衣衫,冰清玉洁。当我们从树下走过的时候,常常会有同行的男生悄悄摇晃那些树,树上的雪就落下来撒在我们身上。雪落在脖子里,凉凉的。于是我们追着那些搞恶作剧的同学跑,我们的欢笑声连成一串串音符,飘荡在碧空之中。跑累了,我们就躺在路边的雪地上休息。有时候还会打几个滚儿,美其名曰“洗衣服”。我们还喜欢在雪地上写字,给没有一起回家的某位同学留言,写某位同学的名字,或是某一句歌词,等等。在我们眼中,雪地是一张巨型白纸,可以任由我们涂鸦。还记得我那时最喜欢写电视剧《还珠格格》《情深深雨濛濛》里的歌词,什么“你是风儿我是沙”“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”之类的。

故乡的雪,承载了太多童年的记忆,也承载了太多童年的快乐,又怎能让我忘怀?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:我爱你,故乡的雪!

编辑:孔令军

曲靖新闻网